官場小說網 > 官場小說 > 豐臣遺夢 > 第一卷 風起郡山 第四二八章 質質問
    “讓臣想辦法?臣不是不想想,也不是沒想過,自太閣殯天后,臣做的還不夠多嗎?可這一切,換來的究竟是什么?是治部他們的質疑和敵對,是市正他們的猜忌和構陷,更是少主和夫人對臣、對大和豐臣氏的疏遠和不信任,您讓臣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聽了秀保這番話,淀姬心亂如麻,她不得不承認,秀保在這兩年時間里,為豐臣氏、為秀賴所做的一切都是忠心的體現,同時她也無法忽略自己心中對秀保的那份真摯情感。但是,跟天底下所有的母親一樣,淀姬必須要保護秀賴長大成人、繼承大業,而秀保現在的優異表現,在淀姬眼中或多或少成為削弱秀賴權威的一個障礙,這也是她此前聽從片桐且元之言的一個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“右府息怒,妾身知道近日的一些事情讓您很失望,但您也看到了,石田治部即將外放常陸,助作他也向您屈服了,如今您便是這大坂城中秀賴最能信賴和依靠的人了。不論是作為他的后見還是堂兄,妾身都希望您能看在太閣的情分上,竭力保他完全,若能順利繼承大業,你便是這天下最大的功臣啊!”

    這些話,在外人耳中,似乎是對秀保的認可和懇求,但是在此刻,在秀保的心中,更像是對自己的提醒和警告。

    這段話在秀保這邊可以理解成這樣:“你看,你已經把石田三成和片桐且元都給降服了,如今這大坂城就是你豐臣秀保一個人說的算了。一旦秀賴長大成人,自會給你應有的回報,但在此之前,希望你念及太閣生前的恩典以及自己的身份,不要做對不住太閣的背信棄義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,臣喜歡開門見山,若是您對臣等關于石田治部的處置有所不滿,對片桐市正的想法仍認為合理,那么請您直截了當地告訴臣,臣自會按照您的意思,再去和大佬奉行們商量,將治部留在大坂,同時,將后見之職交出去,自此歸隱郡山城,不再過問半點世事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切莫這樣想,妾身絕非此意。”淀姬趕忙搖了搖頭,卻又沉思了片刻,輕聲問道:“妾身有件事,想聽殿下一句實話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請講。”

    “你,真的會盡到作為后見的責任,是么?”

    “臣答應過太閣,定會竭盡全力,將少主扶上關白之位。”秀保語氣堅定,與淀姬四目相對時目光沒有絲毫閃躲,這讓淀姬稍稍有所安心。

    “殿下如今不過二十出頭,真的甘心接下來的日子里都為秀賴鞍前馬后?”淀姬道出了自己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盡忠,又豈受時間年歲所限制?太閣生前對臣恩澤深厚,如今少主年幼,天下甫平,正是竭誠奉公,使得天下早日回歸正軌之時,后面幾十年該如何,臣實在沒有想過。況且,臣還指不定能活多少年呢。”

    “別,請殿下收回這句話……”淀姬伸手想掩住秀保的嘴,可又覺得不合禮數,便又快速將手縮了回去,“妾身不能想象沒有殿下的日子……殿下風華正茂,還請多多保重身子,秀賴今后還要您的輔助和支持呢。”

    “臣惶恐,承蒙夫人關心。”秀保恭敬地答謝道,“也請夫人注意身體,這段時間大坂不安穩,夫人就少出城走動吧,等那些浪人全部抓獲了,臣便讓阿江來陪您些日子,你們兩姐妹也是好久沒見了。”

    “比起阿江,妾身倒是希望殿下能多來走動走動,沒別的意思,就是別因為忙于政事和秀賴生疏了,這對今后終究不是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臣明白,話說夫人,少主的眼疾如何了?”秀保關切地問道。

    淀姬一聽,無奈地搖了搖頭:“跟之前一樣,沒有半點好轉,不論是明國的郎中還是南蠻的醫師都看過了,皆沒有辦法,說是只能看造化了,興許什么時候血塊就消融了,這視力也就恢復了。否則,恐怕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夫人不要擔心,少主還年輕,總能重見光明的,臣這就安排下去,再卻明國和朝鮮請些醫師過來,與其聽天由命,倒不如多嘗試嘗試,也算是有一絲機會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有勞殿下了。”淀姬感激涕零,隨即身子往秀保身邊靠了靠,用她那纖弱的嗓音問道:“殿下為何對我們母子這般體貼,難道不該樂見秀賴雙目失明,從而緊握大權么?”

    “臣說過,絕沒有這般想法,臣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豐臣氏的天下。”秀保義正言辭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妾身知道,在那些尾張派眼中,妾身就是母以子貴的一介婦人,是近江派擁護的傀儡,向來不分青紅皂白,依據個人喜惡行事。殿下如今用秀賴的領地加封了尾張派,下一步是不是要拿妾身的首級向他們示好呢?”說著,淀姬又往秀保身旁湊了湊,兩人間的距離已不足兩拳。

    “根本沒有的事情!”秀保當即出言駁斥道:“這難道又是市正跟您說的?若真是如此,臣恐怕留他不得了!我秀保對少主、對夫人的情意蒼天可鑒,只要臣在這一日,就絕不容許有人冒犯您和少主。還請夫人不要擔心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聲,淀姬忍不住笑出聲來,她微笑著看向秀保,樂呵呵地說道:“妾身不過是開玩笑罷了,殿下無需緊張,妾身相信殿下會保護我們母子倆的,也請您相信妾身,不管之前發生了什么,藏在心中的那份情誼始終不變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您……臣何德何能受您的眷顧。”秀保慌張無措地說道,身子也下意識地往外側挪了挪。

    淀姬見狀,趕忙用那雙纖細的玉手攥住秀保的衣擺,口中念道:“妾身難道是什么洪水猛獸么?妾身,妾身如今連個說知心話的朋友都沒有,難道不能得到殿下的眷顧嗎?”

    “夫人,您的痛苦臣知道,所以才會讓阿江過些天來陪您。說句冒昧的話,做朋友,臣受寵若驚,但若有其他……還請您好好替少主想想,畢竟,您是太閣的遺孀,您的一言一行都代表著豐臣氏,代表著少主,請您慎重。”( 豐臣遺夢 http://www.sqxaxp.live/0_696/ 移動版閱讀m.gcxs.org )
江苏省七位数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