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場小說網 > 官場小說 > 警界 > 十、探究究竟
    6良聽這兩人老人話里的意思,對寧武軍頗為同情,就湊上前去,搭訕道:“大爺,我感覺有些奇怪,別人家辦喪事,都有人前后忙活著,怎么他家沒人幫忙啊?”

    兩個老人回著看了6良眼,見他是個生面孔,扭轉身子不說話了。《

    6良笑了笑,換了個方向,又轉到二人面前,遞上了兩支煙,說:“我是寧武軍的朋友,聽說他家里有人去世,就趕過來幫忙,剛到。”

    帶著他過來的那個老人接過煙,點上,夾著煙的手比劃著:“能幫助武軍的人,都是些外人了,村里人是沒人敢來幫他了。”

    6良追問了句:“他沒有本家人么?”

    老人四下里看了看,不說話,低頭就往外走,6良悄悄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四周的人都在看著屋子里的動靜,沒有人注意到他們。直走了沒人的地方,老人站住了,6良也跟著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老人抽了口煙,嘆了口氣,說:“難為你了,看你就是個重情義的人,不然不會趟這渾水的。”

    6良笑了笑:“他是我最好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老人說:“我們這個村子叫楊家堡,姓楊的,是這里的大姓,村子里半的人都是姓楊的。武軍家呢,是個外來戶,是解放前逃荒逃來的。以前楊家的祖上,也是好人,看他們家不容易,就均了些地給他們。武軍他爹的爺爺,跟那時候楊家的族長從小起長大,兩個人關系好,磕了頭,拜了把子。”

    說著,他把身子往路邊挪了挪,指了指村子邊,說:“你看到那棵老柏樹了沒有?那是他倆起種下的。”

    6良隨著他手指的方向望了過去,村子邊上有條河,繞著楊家堡流了過去,河邊上果然立著棵柏樹,雖然距離有些遠,但依然可以看到它蒼勁的身子,扭了兩個彎,向空中伸展去,約摸十來米高,大概有個成人環抱粗細。上面葳蕤蓊郁,冠蓋般伸出大片的枝葉。在寧海這帶,柏樹這個物種,由于其四季常青、樹齡久長,加之不沾蚊蟲,多植于墓地,取其蔭庇后世之意。

    果然,這棵老柏樹下面,是大片墳地。由于時間新舊不同,這些墳頭大小不。

    老人接著說:“后來兩位老人相繼去世,后輩們便把他們葬在起,好讓他們在那邊繼續倆人的情義。再后來,武軍爺爺他們那輩,死了的也都跟著埋在了起。楊家的先人,順著自家的墳頭往西埋,寧家的往東,家邊。”

    6良有些不解,問:“挺好啊,說明咱們這里人重情義,也是拿先人的事來教育后人。”

    老人搖了搖頭,說:“以前的人是好啊,凡事義為先,切情為重。倆老人關系那叫個好,5年鬧饑荒,倆人塊饃饃分著吃,碗粥分著喝,要不然也不會死了埋起啊。”

    6良不說話,聽他講。

    “可惜后來人就不懂事了,糊涂啊。”臉的悲憤。

    “后來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就在頭兩年,楊家出了個人在外邊當兵,后來干上了團長,轉業到咱們縣上干了個副縣長,把他們家的這些子子孫孫,好幾十號人都安排轉了非,吃上了公家飯。后來就有人說是他們家祖墳的風水好,要不然,方圓幾十里,怎么就他家出了大官。”

    這事6良理解,當地人家庭觀念強,旦有人得了勢,般都會提攜家里的人,是顯得自己有本事,二是如果當官不給家里人辦事,會遭鄙視。

    6良往那片墓地又望了望,果然,這片地靠著水不說,還處在塊地勢相對較高的地方。整個楊家堡是馬平川的平地,唯有這塊地方,高出了那么點點。6良雖然不懂風水,但還是感覺這塊地是個好在所在。

    此時,6良心里大致明白了問題之所在。

    果然,老人開始說到了關鍵地方:“武軍這家家運就不怎么好,家里沒出什么有出息的人不說,人丁還年比年少。到了他這輩,只剩下他們叔兄弟三個了。楊家人怕自己家的風水被破壞,早就撂下話來,以后寧家的人死了,不能那塊墳地里埋。這不,輪到了武軍他爹,楊家人就不讓埋了。你說武軍他爹死了不埋在他爺爺身邊,那他爺爺不成了孤魂野鬼了。沒人性啊,擱誰誰也不干啊。楊家就是仗著人多,上面又有人,欺負人。別的人想管不敢管啊,武軍這孩子呢,從小就倔,非要往里埋。這不,腰里別了把斧子,到了下葬那天,說是誰擋跟誰拼命。”

    6良聽,感覺事態嚴重了。這是關系到祖墳啊,那是家族榮辱,凡是有點血性的人,都不會任人這樣欺負。6良知道,寧武軍既然這樣說了,他就干得出來,如果這事處理不好,真會弄成腥風血雨啊。

    6良的腦子高地運轉著,問:“離出殯還有幾天?”

    老人說:“咱們這里的老風俗,人死了停尸三天,村里人先吊唁,通知親戚,各地派人來先吊唁,然后定下出殯那天來的人數,大后天早就要出殯了。”

    6良又問:“楊家的那位副縣長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楊壽成,我們鎮康縣沒有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時間緊急,6良趕快向老人道謝,路小跑上了車子,腳油門下去,“嗖”地聲向寧海趕去。

    在路上他就把電話打給了任汝榮:“老任,你們幾個在不在寧海?”

    任汝榮從來沒遇到6良這么著急過,聽他電話里的聲音都變了,趕快說:“在啊,我們都在紅船這邊的店里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們幾個哪里都別去,等著我,我在趕過來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6良本來不想讓錢老四他們攙和進保安公司這件事,但現在事態緊急,他也顧不得這么多了。

    到了寧海,6良馬不停蹄,直奔紅船電玩廳,錢老四他們幾個早就在那里等著了。

    幾個人坐下來,6良了煙,狹窄的休息室頓時煙霧裊裊起來。

    6良掃視了下哥六個,6良沒太操心電玩室的事,有陣子沒見了,哥幾個氣色不錯,看來日子過得舒坦。

    6良說:“幾位哥哥,你們是我在寧海最好的兄弟,平時沒事,我不會麻煩大家,現在,我遇到事了。”

    哥六個明白,平時有事都是6良罩著,他般很少開口讓他們為他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6良接著說:“我在寧海還有個朋友,我跟他的關系,和我跟你們差不多。現在他遇到了問題,我想請大家幫他下。”

    說完,他五十把寧武軍遇到的問題說給了大家聽。這五個人,都是社會底層出身,都吃過不少苦,受過不少委屈,特別是東北和錢老四,那絕對是誰欺負我的家人,老子絕對跟他拼命的貨色。只是兩人聽罷反應不同,東北冷著臉不說話,錢老四嗷的聲站了起來:“這他媽的太欺負人了,狗仗人勢,這事,不要說是你朋友,就是不相干的人我們看到了也不能不管。”

    6良稍微松了口氣,這哥六個的表現,沒有讓他失望。

    他說:“我請六個哥哥帶些人到楊家堡,個是幫助寧武軍把他父親下葬。就目前情況來看,如果沒有人幫他,恐怕他父親的棺材都抬不出家門,估計是沒人敢幫他抬棺材的。二個是保護他的安全,不要讓他被人欺負,也避免他走極端,我再想別的辦法,把這個事情給他處理掉。”

    錢老四說:“你放心吧,啥時候去?”

    6良考慮了下,說:“老任做事穩重些,這事你們就聽他的安排吧。我再落實下,能派多少人去。”

    說著,他掏出電話,給馬新打了個電話。

    他擔心興東的事處理起來要拖時間,但結果出乎他的意料,電話那頭馬新的語氣異常平靜:“6哥,事已經處理完了,我們正在回來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6良大為高興:“不錯,我們的人和貨都回來了么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卡張不少,人也沒有事,我們大概個小時后可以到家。”

    對于馬新如何處理這棘手事情的,6良有些疑惑,但事情處理完了就行,他不想過多地了解細節,再說也沒有時間讓他了解這些。

    “等下我也到隊上,你集合所有人等我,我們在隊里碰頭。”

    6良的心,輕松了不少,看了看表,已過午飯時間,從楊家堡殺了個來回,他還沒來得及吃午飯,便起身說:“走,咱們哥幾個好久沒聚了,起吃頓午飯,喝兩杯。”

    任汝榮笑:“辣子雞的老板娘天天盼著你,怕是人都盼瘦了。”

    七人哈哈大笑,出門往辣子雞店走去。

    ()( 警界 http://www.sqxaxp.live/1_1332/ 移動版閱讀m.gcxs.org )
江苏省七位数预测